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肖谦挂掉电话,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,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会跟小少爷对上,而且还能让小少爷说出“我要跟你决斗”的话来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凝眉沉思了一下,决定把这件事跟忠叔说一声,忠叔应该很想看到小少爷吧?而且他也有一件事需要忠叔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果然,忠叔知道是要去见小少爷,答应的很快。

    肖谦去查了一下那家叫绿韵的咖啡厅。

    环境不错,据说服务也不错,挺有名的,难怪小少爷知道。

    将家里的事情安排了一下,肖谦看看时间,准备去接忠叔,然后再一起去咖啡厅,正这样想着,身后悄无声息地飘过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肖谦。”

    肖谦吓了一条,条件反射地差点一拳头挥出去,看清楚眼前这人,他才压下心中的不悦,恭恭敬敬的行礼,“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薄悠羽皱了皱眉,对“少夫人”三个字很是反感,她要的是雷夫人,而不是什么少夫人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自己要说的话,不情不愿地把“把那个少字去掉”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少爷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

    昨天那事发生之后,薄悠羽接到了雷劲琛一通电话,他没歇斯底里或者撕心裂肺的大喊,却更让薄悠羽忐忑不安,他太了解雷劲琛了,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发脾气的,遇到那种特别大的事如果他把脾气发出来还好,一旦把火压在心里那是真生气了。

    当时她有些怨他自作主张,玉见负责人已经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,她不承认谁也没办法,就因为他多此一举,不仅要让她承受众人的非议,以后想要打入上流社会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她知道那些女人不喜欢她,没办法,谁让她有魅力,家世并不是多好,长相也不多么好看,却能拿下家世相貌都是一流的雷劲琛,她们纯粹是嫉妒,雷劲琛太英俊了,跟那些大肚子秃头的老头比起来,简直就是天上的神仙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那些人联合起来抵挡她,薄悠羽生气,却也没有办法,她之所以被人高看一眼,不过是因为外公宠她,要是没了外公的保护,她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薄悠羽暗自皱了皱眉,看来她需要去看看外公,老人家平时很疼她,如果这个时候她不去,岂不是让老人家寒心了?

    而且,这次的事情免不过要借用他老人家的面子,不然就是家里那边也不会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最让她生气的是,雷劲琛昨天晚上没回家,也没给她打电话之类的,这不正常。

    而她给雷劲琛打电话每次都打不通,打公司电话秘书每次都说他在忙,当她是傻子吗?

    忙忙忙,怎么可能每时每刻都在忙,薄悠羽生气自然是家里一大堆的瓷器又遭殃了,佣人心疼地把碎片清理出来,心里各种鄙视薄悠羽,败家老娘们,一天到晚就知道败家、就知道给少爷惹麻烦,少爷娶了这么一个女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。

    薄悠羽不知道她们的想法,即便知道也不会有任何反应,反正那些佣人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些给钱就能出卖自己地低贱人。

    她向来不会把那些人当个人看的。

    肖谦脸上的表情未变,“少爷说今晚有个饭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薄悠羽眉头一拧,狠狠跺了跺脚,转身就往更衣室走,她要去看看雷劲琛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肖谦恭敬地目送她离开,嘴角闪过一丝若有似无的鄙夷。

    自己作死,怪谁?

    如果她乖乖的做一只听话的宠物,少爷或许会看在她乖顺的份上对她网开一面,往死里作,那就怪不得别人了。

    走了也好,正好他下午要出去一趟,不在家盯着那个女人,肖谦还真怕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,害了她自己就罢了,再连累到雷家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很快,薄悠羽就换了一身衣服,脚步匆匆地走了出来,眼角余光瞥了肖谦一眼,见他低眉顺眼,哼了一声,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哪怕是遭到这样的对待,肖谦脸上的表情仍然没什么变化,恭敬有余,谦卑不足,不似一个下人,倒像是与她平起平坐的人,薄悠羽自然是没注意到这一点的,否则就不会这么平静了。

    她最讨厌别人眼里的自傲,那东西比直接说想要弄死她还让她生气。

    薄悠羽开车直奔公司,如果是以前,她可能还会提前跟雷劲琛打声招呼,但是这一次就省了,她要亲眼看看雷劲琛到底有多忙。

    以往每次来公司,谁人不是对她谄媚的笑,嘴里喊着“夫人好”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——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