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乐小汐住哪儿的问题,完全不用雷劲琛操心,雷劲琛与乐小汐一起被雷夫人一脸压抑不住的高兴,推到了雷劲琛的专用套房。

    雷氏庄园秉承了欧式设计,每一个细节、每一个纹饰或者每一个点缀都是很考究而大气,就算是一个提供休息的空间,让乐小汐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,尤其雷劲琛还全程阴着脸!

    走到一处拐角处,雷劲琛长臂一伸,将走在前面的女人揽到怀里,淡淡的体香萦绕在鼻翼,他的神情一瞬间恍惚。

    乐小汐顿时炸毛:“这跟我没有关系!你也看到了我刚刚是怎么推脱怎么力求回家的!我就差在地上打滚了!”

    她准备了N条被雷家人讨厌的计划,不及今天一出出狗血剧,一定是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,有一个不明情况的林宸东处处帮着她,而且还有一个堪比世纪红娘的雷夫人根本不容许说她要离开的话!

    雷劲琛眯着眼睛,也知道实在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乐小汐皱着眉挣扎了一下:“请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男人温热地鼻息喷洒在脖子上,痒痒的。

    雷劲琛勾起嘴角,手臂猛然收紧,将温热尽数浸染在女人的脖颈。

    细腻、柔滑,还有不知名的淡香,鼻尖轻触,仿佛落在了光滑地绸缎上。

    乐小汐缩了缩脖子,气急败坏又底气不足:“快放开我!一千万不包括搂搂抱抱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下一秒乐小汐,痛苦地皱着眉,雷劲琛腰间的手臂像铁箍一般,把她勒的紧紧的,像是要将她勒断似得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笨,完不成任务,总得受点惩罚!”雷劲琛有点懊恼,好像这个女人总有奇怪的吸引力,让自己不由自主想要靠近她。

    乐小汐则准备咬人了!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这时候,身后突然想起第三个声音,雷劲琛立刻放开乐小汐。

    “这是夫人给少夫人准备的。”佣人小心翼翼地端着要换洗的衣物,眼神直愣愣的盯着脚尖。她是闯祸了吧?是吧?

    乐小汐已经兔子一般蹦进了卧室!雷劲琛挑挑眉:“送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乐小汐好奇地这儿瞅瞅、那儿看看,清一色的欧式风范,戳着柔软地不像话地床垫,不住的骂着有钱人腐败,她为了挣钱皮都扒了几层,他倒好,有钱没处花,全都用在了乱七八糟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看这讲究地大床、再踩踩脚下柔软地意大利纯手工定制地毯,乐小汐后悔只要了一千万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准备留下来了?”冷冽地声音夹杂着说不清的意味。

    乐小汐吓得跳了起来,眼神慌乱地到处飘,他是不是看到她偷偷拔地毯上的毛了?是不是看到她“不小心”粘到被子上的黑印子了?

    琥珀色的眸子转了转,转身负手,不屑地撇嘴:“你以为我愿意?我要解释几次?”

    雷劲琛双臂环胸,斜斜的倚在门框上,慵懒中带着致命地诱惑:“故意地吧?就这么想跟本少共处一室?”

    “哈?”乐小汐怒了,可以质疑她的钱品,但是不能质疑她的人品!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会想跟这色狼共处一室?除非她疯了!不对,即便她疯了也不会那么做的!

    “雷大少爷你觉得你是人民币吗?人人都想往上贴。有本事,说服你妈,我一分钟消失。”乐小汐比手:“或者,生意取消,钱归我,一秒消失!”雷劲琛俊脸顿时漆黑!

    就知道雷大少就是一个都不会选,乐小汐索性一个飞扑扑在床上,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床,弹性真好!乐小汐被弹了几弹不由翻着身子呈大字躺在床上,还特别享受的扭了扭,像是一条扭曲的小虫子!

    雷劲琛看到这样一副惨不忍睹地画面,嘴角抽抽,也不跟她废话,开始洗漱。

    哗啦啦地水声让乐小汐清醒了不少,想了想,不情不愿地光着脚也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带牙刷。”她可没想到这生意还要自带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“那!”雷劲琛随意指了指架子上准备的新牙刷。

    “哇,不是吧?服务这么好!”乐小汐欢快地蹿了进去,挤了牙膏,吐泡泡。

    雷劲琛觉得他牙疼,嗯,肺也疼。

    真没见过如此幼稚的女人,刷个牙还吐泡泡!她是属金鱼的吗?

    “探什么探!”因为嘴里噙着牙刷,乐小汐的发音都不标准。

    乐小汐懒得理会他,心情愉悦地继续吐泡泡大业。

    雷劲琛眼不看为净,拿了一块浴巾转身,惯性地脱了衣服腰上兜一块浴巾。

    小女人欢快地噙了一口水漱着口,余光瞥见他进来,毫不客气地叉开腿,飞个白眼,姐我就是这么大块,一个人占两个人的地。

    一抹黑影投下,乐小汐抬头,正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,一愣,嘴里噙的水全部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乐小汐吓得一阵呛咳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转身想要斥责他,看见他的穿着却干瞪眼,指着他哆嗦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暴露狂!”好不容易吐出一句话,她的脸都快烧起来了,也不管什么牙刷,扔了就跑。

    嘴角勾了勾,雷劲琛从对面的镜子看了过去,标准的八块腹肌,不错不错!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